安徽日报专版推介乡镇权责清单建设成效——权责清单 如何筑牢制度“笼子”
字体大小:[] [] []     发布时间:2017-10-13 10:58:40 
 

 

20157月,我省全面公布乡镇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打通政府“两个清单”体系建设“最后一公里”,在全国率先实现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两个清单”全覆盖,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安徽时,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乡镇政府作为最基层的行政机关,联系群众最紧密,服务群众最直接,依法行使权力、全面履行职能,事关基层各项事业发展进步和群众切身利益。如今两年过去了,乡镇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运行如何,效果怎样,这项“红手印”式改革在哪些方面有了深化,为此,安徽日报记者专门采访了省编办主任郭本纯,并深入铜陵、黄山等地探访,形成专题报道。2017919,安徽日报以“权责清单如何筑牢制度‘笼子’”为题,专版推介我省乡镇权责清单建设成效,全文如下。

  

权责清单 如何筑牢制度笼子

两年前,我省在全国率先全面公布乡镇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两年来,乡镇政府权责清单运行得如何?记者赴铜陵、黄山等地探访——

本报记者 李浩 柳文

权力拉清单 行权有规范

● “以前没有明确由乡镇政府来治理污染,让我们干事没底气。

  ——铜陵市义安区胥坝乡党委书记龙道宁
● “
通过编制权力清单,明确了乡镇政府权力范围,方便了群众办事。

  ——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相关负责人

  98,记者来到位于铜陵市江心洲上的义安区胥坝乡西江村,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标识牌赫然入目,从长江取水口打出来的自来水清澈甘甜。

  现在这里很干净,以前可不是这样。西江村村民陆成云告诉记者,过去这里是渡口,几十条渔船停靠在取水口附近造成污染,直接影响当地饮用水安全。居民向渔政、河道管理部门和当地政府投诉,均无结果。

  渡口码头管理涉及海事、水利、环保等多个部门。以前没有明确由乡镇政府来治理污染,让我们干事没底气。胥坝乡党委书记龙道宁表示,通过编制权力清单,明确保护水源地是地方政府职责。随后由乡政府牵头,对废旧渔船进行了统一清理,较好地保护了水源地。

  通过编制权力清单,明确了乡镇政府权力范围,同时也将一批直接面向基层和群众、由乡镇政府行使更方便有效的事项下放到乡镇,方便了群众办事。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相关负责人说。

  黄山市歙县溪头镇竦坑村村民江成奇最近打算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他家地处山区,距县城40多公里,以往办采伐许可证要在乡镇林业站、县政务中心两头跑,很不方便。

  歙县将原由县林业局行使的办理采伐许可证权力委托到镇级行使,在乡镇林业站实行一站式办理。歙县编办副主任梅光耀告诉记者,群众可以在本镇就近方便办理,减少了两头跑的不便;同时也强化了乡镇政府对林业的管理保护职责,有效破解看得见,管不着的难题。

省编办主任郭本纯介绍说,2015年,我省全面公布乡镇政府权力清单,在全国率先实现省市县乡四级政府权力清单的全覆盖。针对基层普遍反映的乡镇权力家底不清、县乡权责关系不顺、权力服务事项界定难等问题,对法律法规规章进行梳理,列举出乡镇政府权力事项(参考目录)198项、街道办事处权力事项(参考目录)91项,主要涵盖土地林业、环境保护、计划生育、社会保障等10余个领域,为各地结合实际确定乡镇政府权力事项提供了重要参考。

责任拉清单 干部套紧箍

● “通过责任清单给镇里干部套上紧箍,可以倒逼乡镇政府加强三级联防禁烧网络体系建设。

——黄山市编办副主任金笑石

● “除了责任清单,还建立一些配套措施,保障乡镇政府规范行权。

  ——铜陵市编办副主任陈利耘

  镇里大都是熟人,拐弯抹角都是亲戚朋友,有的时候制止烧秸秆,实在抹不开面子。黄山市屯溪区屯光镇一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以前在秸秆禁烧的时候,由于怕和熟人红脸,有时会睁只眼闭只眼。

  2015年,屯光镇政府在编制权力清单时,对应权力目录同时编制了责任清单。与对露天焚烧秸秆行为的监督检查和制止权力相对应的责任事项一栏,列出了宣传教育、巡察检查、制止处置等具体责任。在追责情形栏目中,列出了3不作为乱作为情形承担的相应责任。

  通过责任清单给镇里干部套上紧箍,可以倒逼乡镇政府加强三级联防禁烧网络体系建设。黄山市编办副主任金笑石表示,这两年屯光镇秸秆焚烧现象基本禁绝。

  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责任清单建立后,行政权力责任更加明确,每项行政权力对应的责任都具有溯及力和可操作性,体现了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责必追究,方便了社会各界监督。

除了责任清单,还建立一些配套措施,保障乡镇政府规范行权。铜陵市编办副主任陈利耘告诉记者,该市抓住容易滋生腐败的重点领域,制定符合乡镇实际的廉政风险点情况表,强化权力运行过程的约束和监督;探索权力清单动态调整、监督制约、责任追究等配套制度。

配套跟不上 效果或打折

● “现在大量权力下来了,但人员还是最初的机构编制和人马,应对大量新增任务有点力不从心。

——无为县泉塘镇一位乡镇干部

● “基层事务除了由乡镇政府承担外,大量的还由村级组织提供具体支持。如何规范村官权力是盲点。

  ——省编办政府权力运行监管处副处长杨兴红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些乡镇政府受人员力量、技术支撑及业务水平等制约,对一些下放事项存在承接难的问题。

  部分清单将事权下放,基层的担子和责任越来越重。无为县泉塘镇一位乡镇干部坦言,现在大量权力下来了,但人员还是最初的机构编制和人马,应对大量新增任务有点力不从心,比如危险化学品应急处置这一事项,采样设备、专业鉴定人员等几乎是空白,如何承接和行使好这项权力,挑战很大。

  我们在推行乡镇政府权责清单时发现,基层政府履职过程中权力运行与服务提供融为一体,权力寓服务之中。基层同志普遍反映,虽然权责清单明确了基层政府权力事项,但基层政府的服务事项底数不明、质量不高,部分群众仍不满意。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正在探索乡镇公共服务清单制度建设。去年,亳州、蚌埠、阜阳、马鞍山、铜陵、池州等6个市已在全省率先公布施行乡镇公共服务清单,将乡镇政府除权力以外的服务职责细化到条、落实到款。今年底,我省将在全省实现乡镇公共服务清单全覆盖。

  基层事务除了由乡镇政府承担外,大量的还由村级组织提供具体支持。如何规范村官权力是盲点。省编办政府权力运行监管处副处长杨兴红表示,乡镇会委托村委会行使部分权力,而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并非一级政府,目前国家还没有法律专门对村委会承担的基层事务进行规范,如果不能很好地规范村级权力,乡镇政府权力的规范运行效果也会打折扣。

  省编办事业机构编制处副调研员、舒城县阙店乡转水湾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王许告诉记者,转水湾村正在试点编制村级小微服务清单,对涉及扶贫、集体土地、计生等领域的事务进行明确。省编办也正在部分地区进行试点工作,尝试建立村级小微服务清单,推动乡镇权责清单落地见效。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相关负责人说。

  如果说权责清单是简政放权的突破口,那人事制度改革则是确保清单落地,推动简政放权成败的定音锤省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沈跃春建议,要在待遇福利、干部提拔、交流培训等方面多管齐下,调动乡镇干部积极性,确保他们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

  安徽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彭凤莲表示,建立权力清单并非是将部门权力固化下来,而要建立健全权力清单动态管理和配套机制,根据法律法规立改废、机构和职能调整等情况,及时调整权力清单。此外,要拓展公开渠道,创新公开方式,提高社会知晓率,增强两个清单实施的群众基础。

 

 

乡镇政府权责清单运行带来哪些积极效应、存在哪些问题?记者对话省编办相关负责人和专家——

清单晒明白权力不任性

对话人:省编办市县机构编制处处长 吴鹏

   合肥市委党校公共管理与法学教研室主任、副教授周良金

   
本报记者 李浩

  记者:我省乡镇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运行取得了哪些成果?

  吴鹏:我省于201571,将全省1251个乡镇政府、252个街道办事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全部按时公布,打通两个清单制度建设的最后一公里,全面建立起总体一致、上下衔接的地方政府两个清单制度体系。两个清单规范了乡镇政府权力范围,厘清了县乡政府权责边界,使县乡政府行政权力回归本位,进一步完善乡镇政府功能,减轻基层负担。

  周良金:推行乡镇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目的是全面深化改革,解决政府越位、错位和不到位的问题。让乡镇政府更加明确哪些该干、哪些不该干、哪些责任要承担,强化了政府作风效能,提升依法行政能力。通过清单制度建设,将乡镇政府事权晒出来,做到清晰明了,给权力套上责任的紧箍,强化对权力运行过程的约束和监督。在权责清单编制的过程中,对一部分审批权力进行了下放,简化了办事流程,方便群众办事,对打造服务型政府有积极意义。

  记者:清单运行过程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吴鹏:乡镇政府在行政行为中的权力和服务界限较为模糊。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力,有时候也是在履行服务职能。乡镇有的服务职能并没有严格的法律依据,只是根据上级机关要求提供的为民服务事项,或为满足基层群众需要提供的事项,如果严格按照权责清单的运行要求,势必要取消这些服务职能,会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

  我们还发现,村级单位在基层事务中的权责较大。但是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不属于国家行政体系范畴,并且目前尚未有法律对村委会的权力规范有明确规定。如何对村级具体事务进行规范化管理,现在还是盲点。后期还有必要对村级的权力、服务职责进一步规范,将权责监管继续向下延伸。

  周良金:乡镇权责清单是一个新生事物,在全国范围内都无先例可循,其运行完善需要一个过程。现在,部分权力清单与乡镇政府的职能定位还存在不一致的情况,有些权力是否属于基层政府应有职责范围还值得商榷。群众对权责清单的知晓度还有待提高,一些群众虽然知道有乡镇权责清单,但是对权责清单的内容还不是太清楚。部分乡镇干部的权责意识还有待提高,没有完全按照权责清单的要求行使权力,老百姓事难办的情况还时有发生。

  记者:如何推动乡镇政府权责清单更好地发挥作用?

  吴鹏:下一阶段,省编办将继续巩固扩大清单制度建设成果。抓清单体系完善,优化提升清单制度建设,推出统一规范、简便易行的清单模式。抓清单动态管理,依据法律法规的立改废释和企业、群众实际需求,衔接上级政府权力事项调整,实行清单动态管理。抓清单落地生效,统筹考虑权责清单和公共服务清单上网运行,加快建立全省一体化的清单运行平台,让清单中的权力服务事项,在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信息平台高速公路中畅快奔跑,最大程度利企便民。推广清单管理模式,将权责清单制度建设经验复制到改革管理各项工作中,以清单思维推动政府治理方式和治理能力提升。

  周良金:让乡镇政府权责清单真正落地生效,要更加科学地确定基层政府的权力范围,本着职能科学和职权法定原则,把应该交给市场、联系群众紧密、方便基层管理的权力下放,对不适宜基层政府行使的权力上收。加强宣传力度,拓展宣传渠道,让群众知道乡镇政府有哪些权力、如何运用权力、承担什么责任、该怎样追责,方便群众监督和办事。增强服务意识,加强业务培训,提高基层公务人员的业务知识和法治思维,转变工作作风,真正把权责清单学好用好。

 

·得失谈·

用法治推动清单落地生效

柳文

  行政权力进清单、清单之外无权力。我省在全国率先实现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有机融合,构建了政府权力运行监督制约的完整链条,把政府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依法给权力套上责任紧箍,全面推进政府依法履职迈出了坚实步伐。

  长期以来,在行政权力运行中,往往出现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空气的乱象。一些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甚至故意刁难、拖延。更有甚者,盘算着拿回扣寻好处,把权力当作变现工具。如此一来,老百姓办事耗时耗力,甚至陷入证明围城、公章长征的困局。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因权力膨胀、扭曲带来的怪象潜规则层出不穷,使群众深恶痛绝。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就是政府部门权责边界不清,权力封闭运行,少数部门或个人习惯暗箱操作,借此获取并巩固既得利益垄断性资源。事实上,关于政府权力的边界和责任,法律法规早有规定。但由于规定相对分散,加上权力运行不够透明,群众一般不太了解行政权力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权力是一种在授权范围内必须履行的责任义务,由不得傲慢任性,也容不得淡漠怠惰。中办、国办《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要按照职权法定原则,对现有行政职权进行清理、调整;对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职权,应及时取消,确有必要保留的,按程序办理。在建立权力清单的同时,要按照权责一致的原则,逐一厘清与行政职权相对应的责任事项,建立责任清单,明确责任主体,健全问责机制。

  权责清单的出台,给任性的权力套上了制度的缰绳,政府与市场的权责边界更加清晰。对政府部门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以权力清单明确政府能做什么;法定职责必须为,以责任清单明确政府该如何监管。对市场主体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清单之外不再需要申请行政审批事项。因此,按照职权法定原则,要依法管好无形之手、用好有形之手、挡住寻租黑手,确保两张清单真正落地生根。通过不断细化清单,严格约束政府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在程序上将权力行使流程固化,使用权者难以违法变通。唯如此,方能简除烦苛,禁察非法,给群众办事带来方便。

  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无法仪而其事能成者,无有也。相信只要沿着法治轨道,坚持按单用权、依单问责,通过法律和规则重塑权力运行,就一定能够发挥制度效力,管住权力任性,推动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更大成果,激发出市场和社会的澎湃活力。

 

·微话题·

近日,安徽日报法人微博发布微话题乡镇权责清单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引发网友热议——

  @奥威尔忠实读者:权力清单的实施需要参照政府职能的行使,也需要听取民声需求,只有两方面都契合好,才能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才能让权力清单纸面清单变为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惠。

  @chouyatou_5584:制定发布乡镇权力责任清单,是为微权力戴上紧箍紧箍是有了,咒语也得时常拿出来念一念。说白了,纸上清单终归要靠监督机制来落实。

  @我是玉瑾你是谁:为权责清单点个赞!就我了解的情况,家乡权责清单发布后,在乡镇办事的确是规范了很多。

  @9章鱼大丸子9:不仅要通过责任清单强化对行政不作为、乱作为的问责,还要将问责过程公开化,明确问责的主体、对象和后果,增强问责的操作性。

  @Vinccy:乡镇权责清单的制定,给乡镇基层干部的权力和应尽职责划出边界、列出名录,能够有效防止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的发生。

  @陆秀红1:在农村,如果村里干部在民生政策等方面打了马虎眼,群众权益就会受到损失。鉴于此,乡镇权责清单更应该零距离地对接百姓。

   
(本报记者 陈树琛 整理)

 
[ 打印 ]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