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年历史的皖北小城亳州 多元化的文化气息

访问次数: 557        作者: ahjgbzw                发布时间:2019-01-07

[字体: ]

  亳州花戏楼

  在我的感觉中,安徽的南北文化还是泾渭分明的:皖南细腻、温文尔雅;皖北粗犷、雄浑苍劲。然而,在有着三千年历史的皖北小城亳州,我发现自己的感觉不对了,我分明嗅到了一种多元化的文化气息。

  我的这种感觉得到了亳文化研究学者、亳州师专校长王正明先生的印证。据王校长介绍,黄河、淮河及长江自古是中国文化的分水岭,而在黄淮之间,有淮河第二大支流涡河流经亳州,使得这里在北方人眼里是南方,在南方人眼里又是北方。而据史料记载,几千年前,这里水网密布,如同江南。那么多水的亳州,它的文化能不灵性、阴柔么?

  因此,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亳州文化的多样性:既有南方文化的婉约之风,又有北方文化的豪放之气。

  难怪有人说,走近亳州,就像走进了厚重的古文化:北关探古,一条条老街诉说着商汤的繁华;运兵道探幽,地下长城回顾昔日曹丞相用兵的神奇;华祖庵旁,似乎能倾听神医治病救人的故事;明王台上,仿佛回到当年揭竿而起惊天动地的豪情。走近亳州,总会有一股浓浓的酒香。走近亳州,就像走近了仙人之乡。这里的老子故事比比皆是……老庄文化、曹魏文化、养生文化、名酒文化,这些都让我们想一探究竟。

  花戏楼是亳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重宝之一,在它的身上,或许最能体现南北文化的交融。

  本来以为花戏楼的名字,由古传来,牌楼的门楣上定然有这三个字的匾额,到后才知并非如此,在门楣上有的却是“大关帝庙”几个大字。据导游介绍,当时的陕西、山西商人特别崇拜关羽,在建造花戏楼之前,这里是一座大关帝庙,建于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所以还有名称为“山陕会馆”。而戏楼是在20年之后由陕西、山西的药商在关帝庙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因此,花戏楼这个名字是后人叫起来的,因戏楼遍布戏文,彩绘鲜丽,得此俗称。

  花戏楼大殿为主体建筑,戏楼辅衬。大殿前置铁鼎侧立铁鹤一对,足蹬神龟,高3米,重500余公斤。走进大门,迎面是主屋,两边是两排有着很长走廊的两层小楼,东侧为钟楼,西侧为鼓楼。回过头来,就是当年唱曲演戏的楼台了。戏楼舞台呈凸字形。系仿木结构三层牌坊式水磨砖面建筑,一幅幅精美砖雕镶嵌其间,四面雕刻着十八出三国戏文、掌故的砖雕、木雕、彩绘,无论是人物面谱还是亭台楼阁,无不惟妙惟肖,精美绝伦。而这些,也只有在皖南才能看到。

  站在花戏楼下,我仿佛听到咿呀的戏腔、铿锵的锣鼓和浓妆重彩的裙服极尽奢华,两边的楼上走廊都是看戏及议论的欢笑。当年会馆里会是怎样的一番绚丽与繁华的场面?

  亳州是一代枭雄曹操的故乡,这里留下了不少关于他的遗迹和传说。有“地下长城”之誉的古运兵道便是其一。

  地道中狭窄异常,仅容一人能过,两旁以细长的青砖砌成,灯光照耀下,整个地道发出闪亮的光;地道两边有猫儿洞,只可容一人藏身;有通风孔,站在下面听一听,会听到上面呼呼作响的风声,是用来进新鲜空气的。有传话孔,可以向另一条地道中传送讯息。我抬头看去,见到障碍券三字。这段地道猛然一低,里面设满了机关,有陷阱、绊腿索等设施。再往前走,时而两条地道并行而进,时而一高一矮两条地道用楼梯相连……这份幽深蜿蜒,曲折不定,让人有一种迷失其间的感觉。

  传说中,曹操没有起势时,兵少粮寡,为敌困在亳州城内,为了迷惑敌人,便从运兵道中将一部分兵将调到城外,然后冲破敌阵,杀到城内。然后再将此部分兵将还调出城外,然后再冲进城内。如此往复,敌人以为城内兵多将广,自然不战而退。不过,近些年,有人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认为不太合实际。曹操当年为何要修这运兵道,也许和他本人一样永远是个谜……

  除了曹操运兵道之外,在亳州城内还有不少与曹操以及曹氏宗族有关的古迹:曹巷口,据说曹操家族曾在这儿住过;斗武营街,据说是曹操练兵的地方,尚有饮马池可以作证;还有曹氏公园,园内埋着曹操的祖父曹藤、父亲曹嵩、大女儿曹宪等亲属。

  在亳州,说到曹操,就不得不提及他的同乡——医圣华佗。在东汉末年那样动荡的时代,华佗的高超医术曾救治了多少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无辜兵士或百姓?然而他最后还是死于同乡曹操的刀下。不过,曹操杀了他的这位同乡神医后很快懊悔了,就将华佗的故宅扩建成纪念堂,即今天的华祖庵。

  让我没想到的是,华祖庵居然是在一条小巷子中。如果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穿布裙,手提药篮的女子,会让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个时代了。步入庵内,迎面见到一个飞檐雕栋的古式房屋,其内供有神医华佗的塑像,看上去神采飘逸,癯清轩昂。屋前有一铜质大鼎,鼎内烧着数炷香,有人围在鼎的周围默默祈祷。后面的古药园中,一片竹篱柴扉间,满植各类名贵中药草,药圃流香。陪同者为我一一指出,这是芍药、这是亳菊……我似乎看见,华佗就在这里,就在那药圃里的洗药池边,正洗着他的蔓陀罗。

  “一代风流说魏王,邺宫荆杞雀台荒。曹家坟宅今何在?不及华佗有草堂。”华祖庵诗壁上的这首诗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呀,华佗和曹操都是名留史册的人,但当1800多年后,当曹操和他的功业都一切成谜时,华佗依然能在自己的家乡拥有一座宁静的宅院,在世人心里留下一座不朽的丰碑,以及他留下的“五禽戏”。

  在亳州师专院校里,数百名女生身着统一的运动衫,为我们表演了华佗所创的全套五禽戏。宽阔的操场上,学子们神情笃定,吐纳均匀,举手投足,外动内静,动中求静,有刚有柔,刚柔并济……十多分钟表演结束后,学子们收拳于怀,气不长出,一派安详之态,宛如江南女子,让人神往。

  “庄周梦蝶”说的是亳州人庄子因饮酒所致,在梦中我、蝶不分的故事。著名画家范曾就此作画一幅,画中的庄子醉后横卧的样子很美,犹如文人书房中挂着的水墨画;庄子醉后的梦境很美,有扑棱着翅膀的蝴蝶作为永恒的意象……

  庄子醉了,醉出了一个千古蝶梦;而我,闻着亳州这或细腻或粗犷,或内敛或豪放的文化气息,也醉了……

 

    信息来源:中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