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成钧中将

访问次数: 2207        作者: ahjgbzw                发布时间:2023-03-28

[字体: ]

成钧,1911年6月出生于湖北省石首县一个农民家庭。他1927年参加石首起义,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斗争和长征,率部参加巩固和发展淮南淮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以及莱芜、孟良崮、渡江、上海等战役。他对党忠诚、智勇双全、身经百战,曾9次负伤,屡建战功。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

出生入死,九次负伤

1932年4月,时任红三军第七师第十九团七连连长的成钧在战斗中两次负伤,一次右腿负伤,接着左腿又负伤。6月,国民党开始对湘鄂西分区分期“围剿”,成钧率领七连参加潜江浩子口战斗,作战中腰腹部负伤,被送到红三军医院治疗。1935年6月,在湘西龙山攻城时,时任营长的成钧头部负伤,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他忍痛让医生把伤口切开。第二天,脑袋肿胀得很大,他仍坚持跟随部队行动。这是他第4次负伤。

1935年8月下旬,他随红二、红六军团东进,攻打湖南石门、澧州、津市和临澧,在招头寨战斗中,他又两次负伤,先是左臂负伤未下火线,在继续战斗中右腿又负伤。11月,成钧调任红二军团第六师第十八团团长。1936年二三月间,他在一次随师长郭鹏、政治委员廖汉生察看敌情和地形时,右背被国民党军冷枪打中,这是他第7次负伤。他让医务人员简单包扎后仍随部队行动。1940年3月,在打击顽军韩德勤部的半塔保卫战中,时任新四军第五支队第十团团长的成钧率2个营约1000人7昼夜打了5仗,打退了顽军2个团的进攻,又全歼来犯的盱眙县地方伪军1个营300余人。战斗中,他的手臂负伤,这是他第8次负伤。

1947年7月,时任华东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的成钧指挥部队参与南麻、临朐战役,第七纵队在于家崮阵地与国民党军反复冲击,战斗异常激烈。成钧为便于掌握战场情况,把指挥所开设在主阵地后面的山冲里。他在紧急组织部队反击时,被一颗子弹打在胳膊上。一见司令员受伤,指挥所一下紧张起来。成钧笑着说,这是敌人新兵打的,老兵打枪都是直接瞄准,瞄哪打哪,而新兵怕死,头低到地面上,朝天开枪,子弹飞过山打中了我。他的话一下使指挥所的气氛活跃了起来。这是他第9次负伤。

首创一个军歼一个军范例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华东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五军,隶属第九兵团,辖第73、74、75共3个师3万多人,首任军长成钧。1949年4月渡江战役中,成钧率第二十五军在无为县汤沟地段强渡长江。胜利突破长江后,成钧接到第九兵团紧急电令,追歼逃敌国民党第二十军。成钧根据兵团电令,分析了进军路线,立即做出平行追击的部署,要求以高强度的行军来达到包抄逃敌的目的。他命令右纵队第74师沿青弋江两岸全速行军120里,于第二日拂晓前赶到湾沚镇南面。命令第75师为左纵队,沿芜湖通宣公路前进,在湾沚镇北面渡过青弋江后与第74师相呼应。军指挥所率第73师随第75师之后跟进。在敌情不明的条件下,成钧采取了这样一个假定湾沚驻有敌军主力的审慎部署。实践证明,成钧判断对了,湾沚镇果然驻有国民党第二十军。

4月24日凌晨,成钧的部队与国民党第二十军、第九十九军一部和1个保安旅遭遇,第二十五军迅即展开围攻。国民党军组织密集火力和队形拼死突围,但均被我军压制。当日下午,国民党军四面受挫,伤亡惨重,全线动摇,第二十军一部向东北方向逃窜,成钧等指挥部队将其堵截。战至黄昏,除少数漏网外,大部被歼。国民党第二十军军长杨干才被击毙,副军长陈亲民以下1.3万余人被俘。当晚,第九兵团给第二十五军发来电报嘉奖,称湾沚战斗“首创一个军歼敌一个军的范例”。

指挥导弹部队多次击落U-2型侦察机

1957年8月,成钧被任命为空军副司令员,分管防空作战、专机保障、核实验和日常战备等工作。1960年,台湾当局从美国接收了设备先进的U-2型高空侦察机。1962年1月,U-2型飞机开始窜入大陆侦察,到6月底先后出动了11架次。仗其先进性能,大摇大摆,如入无人之境。尽管组织当时我军最先进的歼击机多次拦截仍无一奏效。而我地空导弹部队仅有5个营兵力,每个营拦截正面不超过20至30公里,要到广袤的领空拦截一架U-2型飞机,无异于大海捞针。对此,成钧组织机关有关部门反复研究后与刘亚楼司令员商议,提出了将保卫首都的几个地空导弹营,机动到U-2型飞机活动航线上去设伏的意见。有人把这一战法叫做“导弹游击战”,即把用于要地防空作战的重型武器萨姆导弹去机动作战,是一个从无先例的战法。这一战法经中央军委批准后,成钧即组织空军地空导弹第2营先机动到湖南长沙设伏。

为了诱使U-2型飞机“上钩”,9月7日和8日,他先后两次派轰炸机从南京佯动到南昌地区降落。国民党军为弄清真相,9月9日,派其空军一架U-2型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以两万米高度从福建平谭岛窜入大陆上空,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8时24分到九江上空左转直飞南昌,8时32分U-2型飞机进入第2营火力范围时,该营发射3枚导弹,当即将其击落。国民党空军的高空侦察活动并未因U-2型飞机被击落而收敛,而是在飞机上加装电子预警系统,多次得以机动逃脱。空军领导机关分析年初以来U-2型飞机17次侦察大陆的情况,发现有6次经浙、赣交界的衡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据此,成钧和刘亚楼商定将地空导弹部队调至这一带机动作战。他还组成班子在部队开展了“近快战法”的试点,专门钻研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的距离和发射导弹的动作问题。把原来规定8分钟做完的一套动作,现在要求在20秒钟之内完成。

10月29日,成钧到达上饶,督促落实“近快战法”。11月1日接到报告:台湾出动1架U-2型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向西北方向飞去。成钧分析,这架U-2型飞机到西北地区侦察后,回航时可能经过本设伏地区,这样还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他当即决定“进来不理它,准备打回窜”。当U-2型飞机返回距我阵地35公里时,地空导弹第2营打开制导雷达天线,8秒钟内连续发射3发导弹,U-2型飞机被击中爆炸。从敌机残骸中发现其机动逃脱的电子设备,成钧立即组织有关人员研制了反电子预警设备。到1967年9月,成钧指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运用“近快战法”和反电子预警设备,又先后3次击落U-2型飞机。(杨世伏  作者单位: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学习时报)

 

信息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