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以身许国的木箱

访问次数: 759        作者: ahjgbzw                发布时间:2023-11-29

[字体: ]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只看似普通的木箱。它表面粗糙,唯有用毛笔书写的“北京王京<10>”字样,成为特殊标识。

木箱的主人,就是“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王淦昌,“王京”是王淦昌为了保密给自己取的化名。1971年至1978年,王淦昌随核武器研制机构从北京迁往四川。这只木箱是王淦昌当时用来装运资料的,它见证了一代科学家以身许国、隐姓埋名、保守秘密的真实故事。

王淦昌在受命领导核武器研制前,已是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1941年,王淦昌发表关于探测中微子的论文,受到世界物理学界瞩目。新中国成立后,王淦昌调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1955年,王淦昌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56年9月,他作为中国代表,到苏联杜布纳联合原子核研究所任研究员,从事基本粒子研究,并被选为副所长。其间,他领导的研究小组在世界上首次发现反西格马负超子,其意义不亚于获得一项诺贝尔奖,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

1960年底,王淦昌奉命回国。第二年,他秘密加入研制原子弹的行列。研制原子弹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最高机密,参与核心工作的专家,连身份都要严格保密。一旦参加这项任务,就意味着数十年的隐姓埋名。当组织征求个人意见时,王淦昌只说了一句:“我愿以身许国!”

唯大英雄能本色。1961年至1978年,原本名满天下的王淦昌从世界学术和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他的名字变成了“王京”;通信地址变成了信箱代号;他放弃熟悉的基本粒子研究,改方向从事国家迫切需要的核应用研究;他从此再未公开发表一篇论文,再未参加一次国际学术交流……隐姓埋名的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原子弹、氢弹原理突破及核武器研制的试验研究和组织领导工作中。

在河北省怀来县的燕山脚下,王淦昌和他的团队曾进行长达数年、多达数千次的爆炸试验。试验基地的气候条件十分恶劣,科学家和试验队员吃住在帐篷里,工地正好处在风沙口,有时大风能把军用帐篷掀起来,有时一顿饭会遇上几次风沙,常常是一碗饭半碗沙。在艰苦的环境中,王淦昌身先士卒,带领团队完成上千个试验元件的爆轰试验,指导设计试验元件,指挥安装测试电缆等,直到最后参加试验。终于在1962年底,基本掌握了获得内爆的重要手段和试验技术。

1963年,中央决定核试验要搬到西部试验场。王淦昌回到家,让夫人帮忙准备过冬的衣服。妻子追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他随口说去西安——铁的纪律不允许他将实情告诉家人。当年赴戈壁滩原子弹试验基地工作的数千名科技人员中,56岁的王淦昌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年近花甲的他跟着一群年轻人,日日夜夜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天天摸爬滚打在茫茫戈壁中。工人们看到已经两鬓斑白的王淦昌依然那么努力工作,也都备受鼓舞。在试验场,大家亲切地叫他“王老头”。王淦昌听了十分高兴:“非常好,这说明我和工人打成一片了!”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中国成为继美国、苏联、英国、法国之后第5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中国成为继美国、苏联、英国后第4个掌握这种具有更强大威慑力的热核武器国家。王淦昌为此作出了巨大贡献。

1976年,近70高龄的王淦昌再赴风雪弥漫的青海高原,在一望无际的“死亡之海”腹地成功进行我国第3次地下核试验。至此,中国的空中、地面和地下核试验基本走完了所有历程。

从1961年参加原子弹研制后,王淦昌参与了我国原子弹、氢弹原理突破及核武器研制的试验研究和组织领导,为我国核武器研制作出巨大贡献、立下了不朽功勋。整整17年,他一直使用“王京”这个化名,直到1978年,他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出任二机部副部长兼原子能研究所所长,他才在公开场合重新使用王淦昌这个名字。

多年以来,王淦昌一直对自己的工作守口如瓶,就连对妻子、儿女也从未透露过半个字。在王淦昌子女的印象中,父亲不是出国就是出差,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用他小女儿的话说,他不是几年不着家门,就是进了家门便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忙自己的事。5个子女的婚礼,王淦昌也都因为工作原因未能参加。

舍小家只为报国家,人无名但求国有名。“两弹一星”事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中国人民挺直腰杆站起来的重要标志,也见证了一代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以身许国、无私奉献的崇高情怀。为了早日爆响“争气弹”、挺直腰杆子,以王淦昌为代表的科学家们,甘愿放弃名满天下、功成名就的人生,投入到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科研战斗序列。为了国家的需要,他们严守保密纪律,在茫茫无际的戈壁荒漠,在人烟稀少的深山峡谷,隐姓埋名,甘愿将自己的壮美人生,书写在为国家民族自立自强的征途上。

历史,不会忘记为国奉献的英雄。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表彰大会,授予(追授)王淦昌等23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摘自2023年2月16日《中国国防报》)(学习时报)

信息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