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景华率部保卫三源浦

访问次数: 314        作者: ahjgbzw                发布时间:2024-04-19

[字体: ]

    1933年,爱国人士包景华在柳河县(当时隶属辽宁省)建立了一支以商民武装为基础的抗日义勇军,并被著名抗日将领、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五委任为第九路军司令。在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包景华率领第九路自卫军英勇作战,取得了两次三源浦战斗的胜利,狠狠打击了日伪的嚣张气焰。

  举起抗日义旗

  包景华原是辽宁地区一位资深的国民党党员,因反对蒋介石,于1929年初被免去职务,同年冬返回家乡办学,任三源浦北校小学校长。九一八事变后,包景华常与在柳河县开展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王仁斋、刘山春等议论形势,商讨如何抗击日本侵略者。

  九一八事变后约两个月,北平的东北民众救国会代表黄宇宙持包景华至交好友王育文的介绍信,由通化来到三源浦小学找包景华密商抗日准备工作,待机共兴义举,并向包景华介绍了辽宁防军步兵第一团团长唐聚五及通化的退役军官孙秀岩等准备组织义勇军抗日的情形,包景华当即表示届时一定积极配合。此后,包景华马上与任致远一起积极准备,以防匪、保护地方为名,同商团、民团协商,组织起百余人的武装。

  1932年初,为加强联络,包景华到通化找到王育文、孙秀岩等人,相约义勇军起义时,由孙秀岩负责通化方面,包景华、任志远负责柳河方面。6月初,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部由桓仁移驻通化,包景华再次前往,向总司令唐聚五汇报了柳河地方的情况,被唐聚五任命为自卫军第九路军司令,任志远为副司令,驻防柳河三源浦。为了团结这支抗日力量,经中共柳河中心县委研究同意,刘山春、王仁斋率“海柳工农义勇军”加入第九路军共同抗日。包景华立即任命二人为上校政治教官。

  包景华本就在柳河一带颇有影响,加之王仁斋、刘山春等共产党人积极进行抗日宣传,特别是包景华被委任为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九路司令的消息传开后,爱国青年纷纷前来加入。五道沟保安团长乔阴堂率150余人加入该部,以密心孝为首的50余人的山林队亦加入该部。不久,队伍就由近百人扩大到300多人。

  包景华曾就读于黄埔军校,有从军经历和一定的军事经验。他指挥部队和日伪经过几次战斗后,感到官兵光凭激情而没有军事技能不行,于是他与中共海龙中心县委取得联系,先后发展20余名共产党员参加第九路军,成立了党支部,并发展自卫军营长蔺秀义等8人入党。在共产党的帮助下,自卫军进行了整编,共产党员李益文任参谋长,李青为政治大队长,抓紧进行军事训练和“真抗日,不扰民,誓死救国”的思想教育。该部的政治素质有了很大提高,战斗热情更加饱满,部队也很快发展到近千人。

  在中共组织的带动下,三源浦各界人士对包景华举旗抗日给以全力支持。三源浦镇内成衣铺经理陈星桥带着自己的缝纫机和所存布匹加入自卫军,连夜为部队赶制了几百套军装。济众医院院长刘子云将全部医疗器械和药品献给自卫军,自己亦全力为军民治病扶伤,使包景华部日益发展壮大。

  打退伪军廖弼宸部

  正当包景华积极训练部队的时候,自卫军总部自桓仁移驻通化,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十六军司令孙秀岩率部也由通化移驻三源浦。由于该部在通化保卫战中重创日伪,影响很大,许多小股抗日武装陆续加入该部,一些伪军、伪警也反正要求参加抗日,截至1933年6月初,孙秀岩部已拥有官兵7000余人,成为辽宁民众自卫军的主力部队之一。

  三源浦是柳河县南部通往通化公路上的一座重镇,又有由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九路军包景华部和第十六路军孙秀岩部在这里扼守,引起了日伪的高度恐惧。6月中旬,伪奉天省警备司令于芷山派伪军廖弼宸部进犯三源浦。包景华闻讯后,立即找到在同镇驻防的孙秀岩共商退敌办法,双方商定,由孙秀岩部沿公路正面迎敌,包景华部迂回敌人左侧,相机捣毁敌人在五道沟的巢穴。随后,包景华便率队沿三统河向伪军左翼前进,他们穿行于当地茂盛的树木丛中,隐蔽行进,很快来到伪军驻地广善村附近埋伏。

  伪军廖弼宸部是1933年5月初自八道江移驻柳河五道沟的。当这股伪军离开八道江后,就遭到了民众自卫军徐达三部和王凤阁部的联合打击,被毙伤多人,大批武器弹药也被自卫军缴获。他害怕遭到自卫军的再次袭击,一路上显得格外小心,在行至四道沟广善村附近时,就抢先占领了村外的高地,并在村口筑起阵地。为了给廖弼宸打气,日本关东军又特别派出军机沿途侦察,还向三源浦镇投掷炸弹,“烧毁民房300余间,炸死士兵2名、商民5名”,意在扰乱自卫军的后方,造成恐慌。然后又派敌机反复侦查,发现前方没有什么“障碍”,于是命令廖弼宸“以重兵一鼓扫荡”。

  廖弼宸在日军的一再催促下,只得带着部下1300多人向三源浦镇出发,沿途遭到自卫军第十六路军63名自卫军官兵的阻击。徐起银率自卫军战士“射击精确”,在敌众我寡的不利形势下,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激战两小时,毙伤伪军近百人。

  狡猾的廖弼宸发现自卫军兵力不多,于是命令手下“全部压上”。徐起银顽强抵抗,但很快弹药使用殆尽。危急时刻,长枪挺进队赶来增援。挺进队从水田中悄悄接近敌人,突然从敌人后面发起猛攻。伪军猝不及防,顿时被打得全线崩溃。

  包景华得到消息,立即命令所部向敌人驻地广善村发起进攻的同时,又约同孙秀岩分率所部,向逃敌猛攻。廖弼宸带着残兵且战且退。包景华为了加速敌人的溃败,派出一支部队奔袭敌人的巢穴五道沟。廖弼宸闻讯后大惊失色,不敢回救广善村,慌忙指挥伪军向五道沟逃窜。

  包景华一面会同孙秀岩指挥自卫军乘胜追击,直至五道沟外围,一面联络附近的自卫军,阻击各处伪军增援。廖弼宸带着伪军逃回五道沟后,得知各处援军均被击退,于是放弃五道沟,带着残部突围退往柳河县城。自卫军夺回了五道沟及安口镇,取得了第一次三源浦保卫战的胜利。

  再败日伪

  6月18日,包景华又接到报告说,五人班附近发现大批敌军在集结,企图再次进犯三源浦。

  五人班地处山城镇与安口镇之间,是山城镇敌人南犯通化的“前哨要地”。孙秀岩和包景华认为,敌人在此大批集结,显然是要打开安口镇至三源浦这一通道,妄图东侵通化,决定争取主动,先发制敌。6月21日,包景华与孙秀岩分别率领第九路和第十六路自卫军主力共800多人开进安口镇,加强了当地的防卫。

  22日凌晨4时,包景华率两路自卫军主力深入到距离五人班仅二里的青沟子大庙处,与敌人隔三统河相望。包景华先命令突击队做好渡河攻敌准备,然后以迫击炮对河对岸的敌人阵地发起猛烈轰击。敌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晕头转向,急忙调集10余门迫击炮向对岸疯狂还击,并以机枪封锁河面。包景华正要指挥突击队渡河,忽然孙秀岩部侦察队送来紧急情报说,发现有大批敌人援军沿河赶来。包景华立即和随后赶来的孙秀岩商议。鉴于三源浦镇一带无险可守,为阻敌进犯,两人决定把自卫军主力撤回安口镇。当天中午,敌人果然大举进犯安口镇,包景华和孙秀岩指挥部队退至安口岭上凭险据守。

  安口岭是敌人进犯三源浦的必经之路,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包景华和孙秀岩指挥自卫军在岭口两侧山上选好阵地,严阵待敌。不久,日伪集结4000余人,在飞机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向安口岭自卫军阵地发动攻击。为掩护步兵冲锋,日军又在山下架设大炮向自卫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顿时安口岭上硝烟弥漫,声震山谷。

  孙秀岩和包景华两路自卫军由于预先抢占了有利地势,以岩石、密林为掩护沉着应敌,一次又一次地击退敌人的疯狂进攻,击毙敌人70余人。

  战斗持续了一天,敌人于傍晚又集结大批飞机飞抵自卫军阵地上空投弹。自卫军弹药已尽,经包景华和孙秀岩商议,决定采取“以退为进”“诱敌深入”的战术,放弃安口岭,撤至歪头砬子、荆家店一带,暂时休整部队,待敌人麻痹轻敌后再施以突袭。由于自卫军纪律严明,在撤出阵地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山下的日伪军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有发觉。

  包景华和孙秀岩率部转移至歪头砬子、荆家店后,经过短暂整顿补充,立即出兵反攻。此时,日伪以为自卫军已经溃散,在向三源浦镇推进中完全放松了警惕。包景华和孙秀岩乘机以一部迂回敌之侧背,以一部中途设伏,突然对敌人发起进攻。经过激战,敌人迅速溃退。包景华和孙秀岩率领部队乘胜追出50余里,相继克复安口岭和安口镇,直至三统河方才罢手。(刘思琪  作者系辽宁省文史研究者)(人民政协报)

    信息来源:人民网